一纸契约,将她和台北炙手可热的钻石王老五绑在了一起.

神笔马良 2018-11-07 14:17:19

1
第一章 虎母虎子

陈凤娇和顾鑫十年前来到这个陌生的南丰市,十年过去,小男孩顾鑫已经长大成人,而十年前的亮丽女子,小男孩的母亲陈凤娇,经过十年无情岁月的吞噬,除了曾经高雅的气质发生蜕变之外没有多大的变化,风姿不减的陈凤娇多了几分世俗之气,却也更接地气。

十年前,陈凤娇带着自己八岁的儿子顾鑫来到了南丰镇定居,十年年后,顾鑫在从南丰市的西南中学升上西南大学的第一天,就光荣的被西南大学开除了,其个中原因,顾鑫还是看得很透彻。

其实这话说来并不长,就是将校长的儿子给揍了,现在虽然被开除,但是顾鑫却没有后悔,顾鑫说:如果时光逆转,老子照样毫不犹豫的揍丫的,最看不惯的就是对良家女动手动脚的畜生!

别以为顾鑫说的这样正气凛然,就以为这小子是什么好鸟。这小子前段时间还跟着死党一起偷看女生洗澡,瞪着眼睛恨不得拿高倍望眼镜来看,哈喇子流了一地都是。

顾鑫自己标榜自己的话就是:老子纯洁得很,长这么大还没有牵过女孩的手。

当然顾鑫说这话之前,还是有个前提的,第一个就是他妈陈凤娇不算,第二个就是他死党李小岚不算,因为即使是牵手,也似乎被占便宜的是顾鑫自己,因为李小岚太流氓了。

李小岚的流氓史要是写成文字,起码得几十页厚,其中有很多篇记载的都是李小岚对顾鑫为首的众位好汉的屈辱史和挥泪史,甚至在众位好汉心中都留下了难以磨灭的阴影。

见过九岁的姑娘抓蛇恫吓说要让蛇咬掉你的小JJ吗?

见过十岁的姑娘把你的裤子脱掉,然后研究与她构造不同的地方吗?

见过十一岁的姑娘拿着一张堪比当代红人凤姐的艳*照对你认真的说:姐为你物色的媳妇!

当时顾鑫委屈的看看李小岚漂亮的脸蛋和认真的表情,顾鑫再看看那张堪比‘凤姐’艳照的照片,当时十岁的顾鑫满怀委屈的泪如泉涌。

然后李小岚得意的哈哈大笑,扬长而去。

其实女流氓不可怕,可怕的是女流氓武力值超强大!顾鑫的一个死党褚梵被李小岚‘耍流氓’的时候,忍不住反抗了一下,结果……是悲惨的。当时褚梵一连一个星期没敢来上学,被吓的!

所以在顾鑫一众死党中,李小岚绝对保持着相当的权威性,至少迄今为止没有人敢‘挑衅’李小岚的权威。

直到顾鑫十六岁,李小岚的老爸认为李小岚被顾鑫一伙人给带坏了,(其实天地良心,应该是顾鑫一群人被李小岚给带坏了)。然后毅然而决然的将李小岚送去了英国留学,自此顾鑫一群死党才拨开了云雾见到了阳光,有了一回翻身做主的感觉。

李小岚走的时候,顾鑫一群死党都前去送行,一个个脸上带着离别时的失落和不舍,但是当李小岚进入登机口之后,这一群好汉直接将衣服拔下来扔到天上,跳起来大呼小叫,以此表达自己的激动心情。

非常悲催的是,这李小岚居然鬼使神差的出来了,一群人直接舍弃了衣服,然后果断逃跑!李小岚双手叉腰非常彪悍的吼道:“等着,姐回来再收拾你们这些没心肝的家伙!”

当时慌忙逃窜的顾鑫等人都有一个同样的感觉,那就是后背凉飕飕的。

其实顾鑫和众死党嘴上不说,其实心里很想李小岚的,小时候众死党的身心都被蹂躏的够呛,但是李小岚对于顾鑫一群死党的维护却是发自内心的。

顾鑫和母亲陈凤娇刚到南丰市的时候,那时候顾鑫八岁,因为种种原因,顾鑫沉默寡言,这在这个民风彪悍的南丰市就显得格格不入,因此身子瘦弱的顾鑫经常被同龄孩子欺负。

但是顾鑫却从来没有对他母亲说过一次,每次她母亲问他怎么受伤了,顾鑫总会坚强的如同小大人一样对他母亲说:妈,我自己解决。

每到这个时候,陈凤娇都会异乎寻常的不再过问儿子为什么会受伤,只是淡淡的说一句:解决不了的话,你还有妈妈我。

一对古怪的母子就在南丰市住下。

陈凤娇听了顾鑫的话之后,果然不再过问顾鑫挨欺负的事情,而顾鑫小学五年级以前,都是被人揍,而五年级之后,在接受了无数拳头和板砖的洗礼之后,顾鑫的狠劲越发的凌厉。

之后有了一干小死党和李小岚几个疯丫头的加入之后,扭转了被揍颓势,慢慢的是揍人和被揍各占一半。

这些年,被人群殴过,被人砍过,也群殴过别人,也砍过别人,要说顾鑫饱经沧桑,那是矫情,但是要说平淡,那完全不沾边。

而在各种斗殴之下,顾鑫有点大男子主义,坚决不让李小岚几个疯丫头参加这些斗殴的事,李小岚还专门就这个问题对顾鑫提出了抗议,严正抗议,坚决抗议!不过虽然忌惮于李小岚这个混世女魔王的彪悍,但是顾鑫还是坚持自己的原则,颐指气使的说:“打仗的事,女人不要瞎搀和!”

换来的是李小岚对顾鑫的蹂躏,顾鑫那时候就想了,这李小岚只比自己大一岁,只比自己高一点,但是顾鑫可是经过‘血与板砖’洗礼过的,可是在李小岚面前却从来占不了便宜,因为别看李小岚是一介女流之辈,战斗力却强悍的令人发指。

不过话说也怪,李小岚还真的接受了顾鑫说不让女孩参加打架的事情,然后带着另外几个疯丫头就充当起了顾鑫几个死党的后勤。

在顾鑫初中的时候,惹了惹不起的小霸王,普遍家里是南丰市有点势力的人物,迫于小霸王背后家长施加于学校的压力,顾鑫和几个死党被学校勒令开除,陈凤娇这一次没有放手不管,去和校领导理论,结果垂涎陈凤娇美貌的校领导提出了非分要求,被陈凤娇扇了一耳光之后,事情完全闹僵。

正在这两母子都感觉棘手的时候,李小岚这个后勤部长却发动了很臭屁的‘拯救行动’。

那一天顾鑫和众位死党,以及全西南中学都是难以忘记的一天,十多辆宝马奔驰车的车队出现在了西南中学的广场上,校领导亲自迎接。

李小岚被一个满脸彪悍的大叔牵着走下一辆加长豪车,随后十多辆车走出二十多个脸色冷漠黑压压的好汉,彪悍大叔唾沫子横飞的对校领导嚷道:“谁他妈的欺负我侄女?”

那时候李小岚抽空还对顾鑫做了一个鬼脸,顾鑫当时正看着校领导的表情,没注意李小岚的鬼脸,气得李小岚恨恨的瞪了顾鑫一眼。

当时校领导满头大汗扮足了龟孙子的模样,才好说歹说的将李小岚的这位‘大叔’给送走,然后顾鑫几个死党当然没有被开除。

后来顾鑫才知道,原来李小岚家不是牛逼,是非常的牛逼,一般牛逼的家族都不是正常人,所以才出了李小岚这个极度不正常的‘混世女魔王’。

虽然有了这么一座‘靠山’,敌人也因此由明转暗,一些打架斗殴事件也只发生在暗地里。

直到李小岚这个女魔头去英国祸害外国人去了,顾鑫等人失去了最大的‘靠山’,不过这时候,顾鑫已经打出了大名头,迫于顾鑫这些年的威名,敢挑衅的几乎没有。

直到李小岚离去的三年之后,顾鑫和众死党升上西南大学,结果一次抱打不平就被学校给开除,这说不得的讽刺,也让顾鑫认识到,钱和权才是安身立命之根本!

开除后,陈凤娇第一次以正式的谈话形式找儿子谈话,谈话的内容是问顾鑫想不想上大学,要是想,她有办法。

对于母亲有办法让自己读大学的事,顾鑫眉头皱了起来,顾鑫直觉自己母亲为了自己将去做一些违背她原则的事情,所以固执的顾鑫坚决不让陈凤娇出面,他说:不就是一个校长吗,我摆得平!

陈凤娇也是一个固执的人,但是顾鑫却还要固执,两母子从来没有红过脸,这一次居然闹起了矛盾。

在顾鑫的固执之下,最终还是陈凤娇妥协,不再过问顾鑫上学的事情,而顾鑫虽然对陈凤娇信誓旦旦的保证自己有办法,但是却一连半个月也没有一点进展,还是社会‘闲散’青年一枚。

今天,以往的死党,如今就只有顾鑫没有继续在学校‘深造’,就连虎子这家伙都去混江湖去了,所以顾鑫显得有些孤独,如同往常一样顾鑫来到了菜市场,他妈妈租了一个铺位专门卖些干货,虽然挣不了大钱,但是也够维持两母子的生活。

一进菜市场,就有许多买菜的大叔大婶向顾鑫打招呼,看起来顾鑫在这一片很熟,其实这是他母亲陈凤娇的功劳。

要提起陈凤娇,那在宝南街菜市场可是人人都竖大拇指,谁看见陈凤娇都要喊声‘凤姐’(此凤姐非彼凤姐)。

话说有一天,陈凤娇旁边的卖干货的同行老李,不知道什么原因得罪了道上的痞子,以至于那个痞子纠集了四五个痞子气势汹汹的来寻老李的秽气,老李老两口老实巴交的本份人,自然害怕,被这四五个痞子给揍得老两口骨头都快散了。

并且,这几个痞子还不解气,将老李的干货摊子全部掀翻,一个个得意非常的指着躺在地上的老李两口破口大骂,正这时,出去办点事情的陈凤娇回到铺子,就看见了这事,于是二话不说,抄起一把猪肉摊子的菜刀,然后愣是以一介女流之辈的娇弱身子,将五个痞子追打了四条街,不是这五个痞子很有道德规范的不对女人动手,而是这五个痞子加在一起,却不是陈凤娇的对手,陈凤娇的彪悍程度可见一斑。

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五个痞子被追的哭爹喊娘,最后甚至给陈凤娇下跪,希望放过他们,最终陈凤娇将五个痞子带回来,对老李两口子道歉陪医药费之后,陈凤娇才让五个痞子滚蛋。

此事在菜市场引起了轩然大波,菜市场其他买菜的大老爷们儿都感觉汗颜无比,因为他们看见老李两口子被打的时候甚至连一个开口声援的都没有,正是陈凤娇做了连大老爷们儿都不敢做的事情,所以陈凤娇赢得了菜市场所有人的敬佩,成为了宝南街菜市场的名人。

其实这几个痞子是菜市场这一带混的,时不时的敲诈点钱财,胸无大志的混日子。那几个痞子虽然当时服软,但是过后还想着报复,而有人也看见几个痞子鬼鬼祟祟的来过菜市场,但是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几个长期活动在菜市场一带的痞子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

一直到几个月之后,才有人看见几个痞子身上缠着绷带出现,看样子是被人狠狠的给教训了,那件事情之后,菜市场卖菜的人们都没有再遭受过那几个痞子的骚扰,菜市场一片清明。

而后陈凤娇更是被众人推举成菜市场的管理人员,所以菜市场的人都认识陈凤娇的儿子顾鑫,而顾鑫这小子在西南中学的彪悍名头也由菜市场大叔大婶们在西南中学的孩子传了出来,人人暗地里都对两母子竖大拇指说:“别看人家孤儿寡母,却是虎母虎子!”

————

 
2
第二章 苦逼情形

来到了陈凤娇的干货摊子上,顾鑫立刻帮陈凤娇招呼客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菜市场卖干货的人不少,但是就自家的生意最好。

一直忙了两个多小时,已经十一点过,现在买菜的人不是很多了,所以生意渐渐的清闲起来,陈凤娇忙着数自己包里的钞票,顾鑫则是坐在干货摊子里看着外面的零星的买菜人,忽然顾鑫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不远处卖鱼的地方,只见鱼摊旁边站着两个女人,一个徐娘半老,但是却打扮时髦的阿姨,顾鑫的目光当然不在这个女人身上,而是在那‘阿姨’旁边的女子身上。

只见这个女子穿着蓝色短裙,修长的大腿上穿着彰显青春活力的蓝色丝袜,凹凸有致的身段,看起来妖娆中又带着些清纯。

顾鑫不由自主的走了过去,然后整理了一下并不凌乱的衣衫,走到女子身边,对着卖鱼的大婶喊道:“齐婶,麻烦帮我杀一条鲤鱼。”

随后不等卖鱼的大婶说话,顾鑫故作惊讶的看向旁边的女子招呼道:“谢香,这么巧啊,买鱼啊?”

不得不说,顾鑫这牲口和女孩搭讪的话很没有水准,这也不能怪这厮,因为这厮除了在十二三岁的时候偷看过他家邻居刘寡妇洗澡,以及后来被褚梵那个牲口带着喜欢上了爱情动作片之外,其实还真是一个纯洁青年。

那女子微微偏头,看见顾鑫,浅浅的笑了笑,眼神却并没有些许让顾鑫眼巴巴的激动,女子轻轻开口道:“恩,挺巧的。”

女子说完这几个字,就没有想要继续谈下去的欲望,然后忙问旁边的妇女:“妈,爸今天回家吗?”

顾鑫见谢香不想再和自己说话,眼中有些失落又有些尴尬,那个妇女回头看了一眼顾鑫,然后点点头。

顾鑫立刻觉得受到了某种鼓励,立刻咧嘴笑着对妇女打招呼:“阿姨,你好,我是谢香的同学。”

那妇女回答女儿一句:“你爸应酬多,估计不会回来了。”然后又对顾鑫道:“顾鑫啊,不错的小伙子,以后有时间到我家来玩。”

顾鑫心中乐开了花,连忙点头答应,只是谢香的一句话却让顾鑫不太自然:“顾鑫现在可能工作了吧,应该很忙的。”

听了谢香这话,顾鑫就是再傻逼也听得出来谢香不愿意他去她家,心中失落是肯定的,忽然那妇女惊奇的问:“小伙子小小年纪就开始工作了,不知道是什么工作啊?”

顾鑫一听,犯难了,他有个屁的工作,不过顾鑫眼睛一亮,然后指着自己家的干货铺子对妇女道:“我现在帮我妈打理生意,就在那里。”

那妇女原本还有些兴趣,但是一看顾鑫所指的干货铺子,立刻失去了兴趣,连再开口问一句的意思都没有了,说不定此刻妇女心中在想:稀罕啊!看这小伙子多会说话,一个干货铺子还能叫做打理生意!

这时候,卖鱼大婶将一条鲢鱼给杀好装在一个袋子里递给妇女,谢香接了过去,然后顾鑫连忙摸出口袋里的四十多块零钱,想要帮谢香母女付账,结果刚摸出来,就看见妇女从一个皮包中拿出钱包,从几十张红色的钞票中拿出一张给了卖鱼大婶,顾鑫尴尬的将皱巴巴的几十块钱塞进了衣袋里。

随后谢香和妇女转身离去,连看也没有看顾鑫一眼,顾鑫颓然叹了口气,这时候卖鱼大婶似笑非笑的问:“顾鑫啊,还要不要鲤鱼?”

顾鑫看见卖鱼大婶的表情,顿时就猜出了卖鱼大婶心中所想,顾鑫感觉脸有些烧,然后故作镇静的道:“要,给我整一条大点的,整好之后帮我送过来啊!”

说完,顾鑫就慌忙跑到自己干货铺里,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陈凤娇忽然开口问:“小鑫,看上那丫头了。”

顾鑫对于这方面还真是一个雏鸟,所以冷不丁的被陈凤娇问起,脸蛋一红,但是却没有否定,陈凤娇看顾鑫的样子,顿时来了兴趣,然后非常八卦的问:“这是哪家姑娘啊?要不要老娘找个媒婆去说媒去?”

顾鑫囧得恨不得钻到洞里去,早知道刚才就该说否认的,可是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然后顾鑫装着非常不屑的道:“现在都二十一世纪了,还媒婆呢,都老掉牙的事情了,现在讲究自由恋爱,懂不懂啊老妈!”

陈凤娇眨巴眨巴眼睛,很具备女人天生的八卦之魂,然后很有艰苦挖掘的精神刨根问底道:“到底是哪家的姑娘,老娘得看看那姑娘配不配得上咱小鑫呢!”

顾鑫那里还会回答,然后慌忙说自己有事要先出去了,说完就脚底抹油,免得继续被他老妈逼问。

陈凤娇看着窘态毕露的儿子,非常不忿的自语道:“这臭小子,脸皮怎么这么薄啊,不告诉老娘,老娘自有办法!”

其实顾鑫挺憋屈的,以他小学初中高中这些年的风云人生,其实是很吸引异性的,但是出了一个意外,那就是李小岚,这疯丫头非常彪悍的对外宣布说,顾鑫和褚梵这些死党都是她的后宫成员,然后很名正言顺的将顾鑫在内的几个死党抽屉中的情书全部没收了,即便遇到胆子大的女孩敢当面对顾鑫表白,这个女孩也不出两天就会被李小岚给做做思想工作,然后顾鑫就在委屈和幽怨的日子中看着别人成双入对的晒热恋。

更让顾鑫觉得郁闷的是,褚梵那小子后来背着李小岚交了女朋友,可是被李小岚知道之后,这妖精居然没有棒打鸳鸯的拆散褚梵的美满幸福生活,这在当时让顾鑫那个羡慕嫉妒恨啊。

另外的几个大老爷们儿死党,诸如虎子,邓云初两人,虽然李小岚对他们放宽了‘偷腥’政策,但是这两个其实很讨女孩喜欢的小子却和顾鑫一样在这段生涯中都没有越过初恋这个‘雷池’。

顾鑫知道原因,是因为这两小子其实很喜欢李小岚这妖精,还因此两小子还举行了数场名为‘为幸福而战’的单挑,不过这两个情敌却并没有越打越伤感情,反而越打越越近,因为这两小子算是看出来了,即使追到天荒地老,也是拿不下李小岚这妖精的。

顾鑫好像特别受到李小岚的‘照顾’,看得顾鑫特别严,除了和他们一起的另外几个女孩死党之外,顾鑫和其他女孩就好像绝缘了一样,而且那些女孩好像怕和顾鑫接触一样,顾鑫做出过无数设想,以他‘人见人爱花见花开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形象,怎么可能会没有女孩子追呢,第一个设想就是:自己太优秀了,那些女孩自觉自卑,然后胆小不敢表露。第二个设想:那些女孩瞎眼了,没发觉自己这个金刚钻。第三个设想:被李小岚这妖精威胁了,所以不敢来骚扰自己。

思来想去,恐怕还是最后一个比较靠谱,因为在初中阶段顾鑫可是收到过数封情书的,只是被李小岚那妖精给收去了,这让顾鑫现在想起来都感叹:“交友不慎啊!”

李小岚离去的第二年,顾鑫看见一个让他心动的女孩,这个女孩是外校新转来的女生,总有一股高高在上的女神范儿,一下子就喜欢上了,但是完全没有有追女孩经验的顾鑫同学却如同狗咬刺猬一样无处下口,也使得两年的时间里都没有拟定好一个完美的追求行动,于是成了许多同学都遇到过的悲催苦逼情形——暗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