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户外美食之七种武器

一刀西域图志 2018-11-08 16:54:37


果我们要去户外徒步,打算扎帐露营,有一个问题自然非常关键:这两天,我要吃些什么?

先定义一下:本文所说的户外仅限于野外徒步,不包含自驾、骑行、滑翔、漂流、广场舞或者在你家院子里跳大绳。当然也不包括所谓“腐败游”,即到一个地方走200米便扎营开始野餐那种,因为“腐败游”基本上可以囊括咱们现有的八大菜系、清真菜系、西式大餐乃至火星金星冥王星菜系等等,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所以不在本文探讨范围。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各种炒菜也不在探讨之列。


事实上就算是仅限于野外徒步,站在全国的高度来看,一地与一地所携带的食物肯定也是有很大差别,但不管差别有多大,落实到户外徒步,食物的选择通常都会遵循以下三个原则:


一是尽量节省空间和体力。你不能背着一大堆瓶瓶罐罐的去穿越山谷,或者背一大堆膨化食品去穿越戈壁。我就曾见过有些刚进入户外徒步的新同学,背着一大堆玻璃瓶饮料和各种莫名其妙零食的,光那些精致美观坚固耐用的玻璃瓶加在一起都有好几公斤,结果背包重的像一整块石头,大家都翻过了山头,他还在山脚下死活上不来,那场面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画面甚是凄凉。这样的情况,我们通常的解决办法是派几个精兵强将,打开他的背包一通海吃,能干光的先给他干光了再说。所以这是徒步携带食物的第一原则,量力而行。当然如果你足够牛,坚持背着做一次满汉全席的食材去翻越雪线,只要你能翻过去,也行。


二是要便于携带。汤汤水水的东西如果你想携带,那么一定要密封好了,否则当你晚上打开睡袋,左边浸透的是酸辣汤,右边沾满了番茄汁,头顶上还有一滩红烧鱼,这样的话也许你做梦的时候会觉得自己是一盆刷碗水或是一桶上好的泔水——除非你热爱这种感觉,否则请勿轻易尝试。


三是舒适可口。请注意我没有说营养可口,因为大家现在基本上都营养过剩,所以营养不是问题,重点是可口。因为不论怎么说,大家去徒步本质上还是一种休闲活动,你不是翻过雪山去抗击侵略者,也不是跋山涉水去夺取锦标赛冠军,所以这就决定了你不可能只带二十块压缩饼干就完事,你携带食物还是要寻找一个既轻便,又要可口的平衡点。当然在我的徒步生涯里,是见过很多高人的,即使是穿越高端线路也一样背着做大菜的食材,或者带着面剂子在野外做拌面,但那些都是个别现象,属于战斗值5000以上的高手,战斗值低于4999的就不要考虑了。

说完了徒步携带食物的共性,那么在新疆徒步,那些背负着十几二十公斤背包的家伙们,通常都会把什么样的食物塞进背包?什么样的食物出镜率最高呢?


通过我多年来潜心观察,终于发现新疆户外徒步界出镜率最高的七种食物,为广大驴友所喜闻乐吃,各个都能独当一面,傲立江湖。




七种武器之少林棍——馕


常言道:棍为百兵之祖。常言又道:天下武功出少林。而馕作为新疆人民生活中最基础的食物,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平民屌丝,无论是正式宴会,还是乡间地头,都不可或缺,放哪儿都行。你可以就着烤羊肉串吃馕、配着清炖羊肉吃馕,也可以就着水果吃馕,就着一杯清茶吃馕或者干脆就是直接吃馕,而且经过不断演变,馕还进化出了馕包肉、匹萨馕、烤肉炒馕、大盘鸡下垫馕等等各种升级版,所向披靡,无往不利,所以当之无愧少林棍的称誉。

同时,馕在新疆还有着随手可得、携带方便的特点,和棍棒类似。也正因为其携带方便,所以成为新疆户外的首选。如果你跟着一支新疆的户外徒步队伍,开饭的时候没有见到馕,一定是件不可思议的事儿。

曾经有一次穿越夏特古道,大家坐在木扎尔特河滩边上午餐,远远地我便看见领队安少华老兄端着一个血糊糊的东西在大啃特啃,我琢磨着他老人家是不是一不开心把某个不听话的队员给啃了,急忙走近一看,却原来是端着个馕,在上面浇满了番茄酱,吃的津津有味。


这正是馕在户外的重要特点——可以有各种搭配,完全到了随心所欲,出神入化的地步,吃菜吃肉的时候自然可以当做主食,喝汤的时候也可以泡在汤里,即使是走到一半累了的时候,也可以掰一块馕下来先垫垫肚子。

不过馕这种食物也曾有过一段短暂的落寞时光,主要发生在公元2009年7月5号之后,一夜间,所有户外的队伍,至少是乌鲁木齐的户外队伍中就很少见到馕了——原因你懂的。如果有人(主要是汉族)带了馕,往往会听到这样的问候:你不吃馕会死吗?(顺便说一句,虽然心情可以理解,但我是不大赞同这种心态的)

我就曾在那一段时间见过带馒头的、带白吉馍的、带葱花饼的,或者带黄桥烧饼的,五花八门。好在这一段时光很快就过去了,馕在短时间没落后,很快再次占据户外食物的重要席位。

食物,很多时候也是我们这个社会的晴雨表。




七种武器之流星锤——火锅

流星锤这种兵器首先是一种软兵器,这一点和火锅的汤汤水水相似,但是流星锤这玩意有着突如其来的巨大杀伤力,且以快取胜,这一点也和符合火锅的特点,即可以在最快的时间里吃到各种荤素生鲜,偶尔来一下麻辣的,还有着彪悍的杀伤效果。


不了解的人以为在户外徒步吃火锅应该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儿,事实上正好相反,吃火锅其实是一件很便捷的事,至少比炒菜之类便捷。你只要带着要涮火锅的菜和火锅底料就行,开饭的时候烧开一锅水,放入底料,然后就是扔菜的事了——先往锅里扔,再往嘴里扔,短时间内便能吃到各种你想吃的菜,内容丰富,营养全面。

至于火锅的口味,也可以随心所欲,无论是清汤、麻辣,三鲜、孜然,各种招式均可运用自如。

当然,通常来说,吃火锅都是几个人一起约好,每人携带几种食材,这样制作火锅的时候就会菜肴更加丰富。这玩意的好处在于,基本不受人数的限制,两三个人可以一起吃,十几二十个人照样可以一起吃,只要你携带了足够的涮菜——反正是大家分头带菜,吃的人越多,带的菜也越丰富——从这一点看,在户外吃火锅又闪烁着集体主义的光芒,事实上我每次在户外吃火锅,大家伙儿把各自带来的蔬菜肉片琳琅满目的堆积在一起,团团围坐,须臾之间锅中热气蒸腾,周边碗筷飞舞,各类蔬菜上下穿梭,一派沸腾景象,恍惚间感觉大家已经跑步进入了共产主义的高级阶段,每想到此,自然心情愉悦,胃口大开,嗯,再下盘毛肚!。

十年前我刚进入户外的时候,有段时间就是次次在户外吃火锅,基本上能涮的东西都涮过来了。以至于我后来觉得大家出去不是为了徒步,而是为了到野外吃一顿沸腾的火锅。

为了共产主义事业,来一顿火锅吧!




七种武器之亮银枪——挂面

枪为百兵之王,而在户外下一碗汤面,的确也有王者风范。

无论是切一根火腿肠,还是放几片小白菜,都能成就出一顿舒心的野餐


很多人在户外喜欢带方便面,其实也一样,唯一的问题是方便面多少有些局限性,总是离不开那些调料包。而挂面完全没有这种条条框框的禁锢,下一碗挂面,你可以天马行空的加进去任何荤素蔬菜,而且更显著的优点是你可以把吃剩下的各种菜都放到挂面里同煮,干净彻底地消灭一切可吃之食,符合劳动人民勤俭节约的本色。

而挂面和炒鸡蛋同煮自然是鸡蛋面,和青菜类同煮完全可以称之为翡翠面,放几片卤牛肉当然就是牛肉面,放虾进去无疑是海鲜面,放蘑菇进去显然就是菌汤养生面,至于逮着什么都往里放的……那就是江湖中传说的十全大补面了。


我在户外事实上常常吃到这种十全大补挂面,有时候这种面高端到看不到几根面条,放眼望去全是各种肉蛋蔬菜,堆的几乎要冒尖,充满了海纳百川的豪情和厚德载物博大,每次遇到这种面,我基本上都是抱着向死而后生的勇气,大无畏的吃下去。从这个角度上说,吃一次十全大补挂面,我们的内心就会接受一次思想品德的教育,有助于培养宽广的胸怀和信念。与此同时,我们的味蕾与肠胃也会经受一次汹涌澎湃的洗礼和考验。

所以,当你在户外,如果忽然听到有人人问你:“你肚子饿不饿?我给你煮碗面吃?”的时候,一定要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去迎接挑战吧!




七种武器之含光剑——紫菜汤

剑为百兵之君,也就是有着君子风范,虽然看起来淡如水,但作用却无可替代。走高端线路或者登山的人都知道,虽然一碗紫菜汤看起来只是一碗紫菜汤,但却是决定你走下去的关键。至于含光剑,古人云:“视不可见,运之不知其所触,泯然无际,经物而物不觉。”也就是说肉眼看不见什么,拿起来抡,也感觉不到什么,但是唰的一下可能就把你劈两半。


为什么一碗汤非常关键?这是因为当你大强度运动后,大量出汗,就必须要充足的补充水分和盐分,而这个补充,不是说我喝了两口水感觉不渴就行了,而是必须要喝通。什么是喝通?就是一定要喝的你去撒尿才行,而且你在撒尿的时候还要一边撒尿,一边仔细观察尿的成色,如果尿色发黄,呈现着金灿灿的光泽,说明浓度过高,还要继续喝,要一直喝到落霞与孤鹜齐飞,小便共清水一色,才算达标,所以在户外你如果看到一个人撒尿的时候低着头仔细端详,若有所思,千万不要奇怪,或者疑心他某个部位受损,那一定是他对自己的尿察颜观色,判断浓淡,当然,这一条对于女性来说可能难度大一点,女性是怎么观察尿色的,因为本人没有亲身体验,所以无法给出明确的指导。

至于你喝的汤到底是什么汤,倒并不重要,我就见过有直接在户外汆丸子,做丸子汤的,很是高端。当然你不必也如此高端,是汤就行,反正现在超市里什么汤料都有,只不过户外携带最常见的是紫菜汤罢了,这大约是紫菜汤更鲜美一点的缘故。


我也曾带过胡辣汤的汤料,这种汤更适合在寒冷与疲惫交集的时候喝。有一年去喀尔里克冰川,所有队员几乎走到崩溃时,我便在中途休息的时候煮了一锅胡辣汤,同学们一拥而上,须臾便喝了个干净,立马觉得一股真气从丹田冉冉升起,所有的寒冷和疲惫都从每一个毛孔散去,勇攀高峰的信念在这一刻油然而生,一个个健步如飞的就走到了营地。

没错,一锅好汤,可以拯救一支队伍。



七种武器之金刚杵——咖喱饭

金刚杵这种兵器并不是我天朝上邦的传统兵器,而是来自天竺,有着浓郁的异域风情,和咖喱这种东西来自同一个地方。也正因为咖喱不是天朝土生之物,所以重视程度一直略低。但事实上,咖喱携带简单、制作迅捷,一出招便可饭菜俱全,实乃户外徒步至上选。


第一次发现户外咖喱饭这种神奇之物,是多年前在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的阿拉套山中,当时一位江湖前辈见我等扎营后忙着炒菜煮汤焖米饭,莞尔一笑,从容不迫拿出咖喱与切好的肉丁辣椒土豆块倒入锅中,以四两拨千斤之势,使出一套金蛇缠丝手,却见他一会儿白蛇吐信,一会儿巨蟒翻身,云淡风轻之间便将炒好的咖喱混合物覆盖在米饭之上,霎时异香阵阵,直入肺腑。虽然打眼一看,颜色些许怪异,状似某种排泄物,但却端的入口辛香,滋味厚重。

前辈介绍:咖喱饭一是方便快捷,二是营养全面,三是滋味可口,因而是其户外徒步的不二之选。

后来我便也尝试着在户外做咖喱饭,诚如前辈所言,果然易于上手,省心省力。窃以为,我天朝上邦能与之媲美的,只有西红柿炒鸡蛋拌米饭一味差可比肩。然而西红柿炒鸡蛋的死穴在于,这两样东西都不如咖喱或者肉丁之类便于携带,弄不好就汁洒帐篷,魂断睡袋,因而较之于咖喱饭便不免稍逊一筹。

不过咖喱饭也有所短,最大的问题是部分中国人民不大适合这种口味。

好吧,下一次在户外做咖喱饭的时候,请问有鱼香味的吗?




七种武器之开山斧——风干肉

开山斧这种兵器将厚重与锋利有机的统一,运用起来大开大合,所向披靡,颇为符合风干肉这种粗犷中蕴含细腻,既美味又能扎实填饱肚子的美食。


其实风干肉这种食物为各个草原民族所共有,制作方法也是大同小异,无非是待秋季牲畜膘肥体壮之时,宰杀后用盐、蒜之类腌制后风干,备以度过漫长冬季。然而就是这么一种看起来制作手法原始简陋的食物,却因为在风干过程中吸收日月之精华,天地之灵气,而滋味独特,挥发的油脂和收缩的精肉凝结在一起,使其口感耐嚼,越嚼越香,而肉的香气也似乎浓缩凝结,使其浓郁而鲜美,更重要的是,风干肉便于存储和携带,揣上两条就能确保一整天口腹无虞。


风干肉在新疆主要有风干羊肉、马肉和牛肉,在做法上,则煎炒烹煮样样拿得出手,用以做抓饭、做那仁都是上佳选择。然而在户外,最简便和豪迈的吃法就是直接吃。

印象中有一次去青河的三道海子,有位老兄带了一纸箱子的风干牛肉,大家左手持杯,右手抓肉,吃的实在是荡气回肠。

而且我觉得,吃风干肉这种东西,就是要在野外吃,坐在饭店里斯斯文文的吃,根本就是对风干肉的侮辱与亵渎,完全丧失了风干肉作为一个草原霸主的魂魄。只有在草原山川间席地而坐,头上是万里苍天,屁股下是延绵大地,才能品尝出风干肉的奥妙。

风干肉的特点是不肥腻——事实上因为油脂的部分挥发和另一部分的凝结,而根本感觉不到油腻——所以尽可放心的大快朵颐,既能下酒,又可下饭,一通风干肉下肚,肉体和心灵立马充值到满血,驰骋天地的豪情奔涌而出。

完全可以负责任的说,风干肉这玩意天生就是户外食品。适合户外旅行、野外跋涉、长途奔袭、跨境砍人。

想想当年成吉思汗的大军,怀里就是揣着这玩意从亚洲砍人一路砍到了欧洲,我觉得,最后蒙古大军受阻于埃及的马穆鲁克,被那帮阉人给打了回来,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在欧洲找不到合适的风干肉,风干肉吃光了,这仗还怎么打?!

从这个角度来看,风干肉直接参与了世界历史进程的改变,挽救了欧洲文明,深刻影响了今日的世界格局。

什么?前面还要翻两个山头?好吧,给我一条风干肉先。



七种武器之环首刀——一只羊

刀为百兵之帅,而环首刀无疑又是刀中的王者。什么是环首刀?简单的说就是我大唐的唐刀,日本武士刀看着牛掰吧?其实不过是山寨我大唐的唐刀而已。因而,要说新疆户外的终极食物,那,就杀一只羊吧!


说到吃羊这件事,新疆人民完全是当仁不让,舍我其谁,这不仅仅是新疆的羊肉种类繁多,滋味鲜美,更主要的是,新疆人民基本到了无羊不欢的程度。甚至在很多时候,羊是作为主食的。记得曾经看过一本民国时期的著作,作者说他在新疆乌苏还是什么的一个地方,晚上下榻一个简陋的驿站,然后看到驿站人员准备晚饭,开始杀羊。这位老兄心中愧疚,还觉得太隆重了,没想到开饭的时候,除了一大盆清炖羊肉还是一大盆清炖羊肉。好吧,菜就是清炖羊肉了,那么主食呢?主食?清炖羊肉啊。

行走在新疆的户外,杀一只羊大都是作为最终的高潮,有着庆祝庆祝的意思,大家走到了目的地,推举一两个擅长食肉,具有狼一样特性的同学——通常都是领队之类——跑到牧民那里谈价钱,选活羊,然后抓起来三下五除二开始抹脖子放血,剥皮掏腹。牧民一般都会问:羊肠子要不要?羊肚子要不要?羊腰子要不要……停,羊腰子怎么能不要,要!

在牧民那里直接宰杀的羊,滋味要胜过你在城里吃的羊,这并不是心理作用,而是因为现如今城里的羊都是先经过育肥才投入市场的,自然无法和牧民圈里的羊相比。

而且更关键的是,无论在哪里杀羊,炖起肉来只有用当地的水——也就是这只羊生前饮用的水——才能炖出绝顶的味道。这也就是你为什么用城里的自来水炖不出野外味道的原因。


当然除了清炖,如果条件允许也可以烤羊肉串,红柳烤肉梭梭柴烤肉什么的自不必说,我还吃过一次用松果——其实是冷杉树的球果——做燃料烤的肉,那一次的烤肉入口之后固然有一丝杉树的芬芳,但却发麻,我还以为用冷杉的球果烤出来就这个味呢,等吃的差不多才知道,烤肉的老兄因为粗心,错把花椒粉当做了孜然,而且他老兄在刚开始烤的时候自己还尝了尝烤出来的肉,尝完之后大声抱怨:这孜然不行,味不重,是不是买上假的了?说罢便猛洒那些“孜然”。等到我们发现他老兄搞错了之后,大家都已经麻的说不出话了。


宰杀一只活羊,在户外有着无法撼动的王者地位,当之无愧成为户外徒步的顶级美食。




点击右上角,进入后点击“查看历史消息”,可阅读往期内容。


图文内容均为原创,任何组织、媒体及微信平台使用需经本人授权。
个人转发,注明是从我这儿转发的就行。
QQ:41287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