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解忧金刚线微粉企业 拿走不谢!

超硬材料工厂 2018-12-05 16:22:46

2017年,受光伏行业多晶硅企业金刚线替代传统砂浆切割应用需求爆发影响,金刚石微粉的市场出现了爆发式增长,金刚线相比传统砂浆切割,有效率高,寿命长,切割精度高,硅片质量好,并且有利于保护环境等诸多优点。金刚石及微粉行业呈现出一片兴兴向荣的景象。目前,大部分微粉企业订单都接到明年7、8月份并且已在满负荷生产。但与此同时,面对犹如天上掉馅饼般的美好局面,企业又对此番行情抱有一定风险意识。之后的市场行情走势便成了企业最关心的问题。



小编对已有的行业数据、产业政策等相关信息进行了汇总整理,并尝试归纳分析。又因文章过长,为了方便读者阅读,我们首先给出以下分析观点:


1

光伏产业作为国家能源发展战略之一,未来仍将持续高速发展;

2

行业或将出现结构性产能过剩,但在一定程度内反能倒推行业良性发展;

3

全产业链成本快速下降是光伏行业得以高速发展的根本原因,未来金刚线必须紧跟趋势,努力向细线化、高速化方向发展;

4

在全球范围内,光伏行业贸易壁垒影响式微,新兴市场需求上涨。


以下为详细分析:


        光伏产业作为国家能源发展战略之一,未来仍将持续高速发展

        谈到2017年光伏行业爆发式的发展,那就少不了要先谈到“巴黎协定”。“巴黎协定”是由联合国195个成员国于2015年12月12日在联合国气候峰会中通过的气候协议,冀望能共同遏阻全球变暖趋势。巴黎协定确定了明确目标,并针对可再生能源进行投资,同时将世界多数开发中的国家和地区纳入。中国领导人则反复向国际社会强调中国政府会坚定履行协议的相关承诺,致力保护气候。而随着《巴黎协定》于2016年11月4日的正式生效,新能源和清洁能源发展成为大势所趋,光伏作为普适性清洁能源得到快速应用,2017全球装机量正式迈进100吉瓦大关。


        小编从中国国家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中了解到,中国到2020年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总量将超过15%。国家发改委、能源局发布的《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战略(2016-2030)》提出,到2030年,非化石能源发电占总发电量的50%,到2050年要占总电量的70%~80%,比起当前水平仍有很大提升空间。根据专业机构中信电新测算,2030年中国光伏装机量可能达到2600吉瓦,发展潜力巨大。并且中国光伏制造企业当前在技术和成本上已占据压倒性优势,在发展形势明朗的预期下,故各大龙头企业纷纷宣布增产或扩产。


        此外,小编对“金刚线产品所在的超硬材料领域及其应用的光伏行业硅材料领域”相关的国家产业政策进行了整理:


1

《新材料产业“十三五”发展规划》“三、发展重点之(四)新型无机非金属材料”中,条文明确提出“巩固人造金刚石和立方氮化硼超硬材料、激光晶体和非线性晶体等人工晶体技术优势,大力发展功能性超硬材料和大尺寸高功率光电晶体材料及制品”。

2

《新材料产业“十三五”发展规划》“五、重大工程之(六)先进电池材料专项工程”中,条文明确提出先进储能材料、光伏材料产业化取得突破,基本满足新能源汽车、太阳能高效利用等需求。开发高转化效率、低成本光伏电池多晶硅材料产业化技术,研发新型薄膜电池材料”。

3

《太阳能发展“十三五”规划》指出要继续扩大太阳能利用规模,不断提高太阳能在能源结构中的比重,提升太阳能技术水平,降低太阳能利用成本。完善太阳能利用的技术创新和多元化应用体系,为产业健康发展提供良好的市场环境。

4

《太阳能发展“十三五”规划》中提出,大力推进屋顶分布式光伏发电,继续开展分布式光伏发电应用示范区建设,到 2020 年建成 100 个分布式光伏应用示范区,园区内 80%的新建建筑屋顶、50%的已有建筑屋顶安装光伏发电;创新分布式光伏应用模式,结合电力体制改革开展分布式光伏发电市场化交易,鼓励光伏发电项目靠近电力负荷建设,接入中低压配电网实现电力就近消纳。

5

《中国机床行业“十二五”发展规划》重点发展产品磨料磨具、超硬材料及制品。磨料深加工产品;为数控机床配套的高速、高效、精密磨具及高档涂附磨具粗颗粒(两毫米以上及宝石级)和细颗粒(纳米级)超硬材料、CVD 金刚石、超硬复合材料及各类超硬材料制品(磨具、刀具、锯切工具和钻进工具等)。

6

《国务院关于支持河南省加快建设中原经济区的指导意见》中“新型工业化 积极培育战略性新兴产业”中指出“重点推进新材料等先导产业发展,加快发展生物医药、生物育种、超硬材料、高强轻型合金”。

        综上,金刚线项目属于国家重点扶植对象,产品主要应用的光伏产业硅片切割领域也属于国家鼓励发展的对象。小编认为光伏产业作为国家能源发展战略之一,未来仍将持续高速发展。


        行业或将出现结构性产能过剩,但在一定程度内反能倒推行业良性发展

        2017年是光伏全产业链大量扩产的一年。据公开数据显示,在多晶硅料方面,通威在乐山、包头新建10万吨的产能,保利协鑫在新疆有4~6万吨扩产计划,新希望在新疆有10万吨的扩产计划;在硅片、电池端,以隆基、中环、通威、荣德、京运通、东方日升为代表的单多晶企业也纷纷宣布大规模扩产。有观点认为,2018年将是全产业链产能严重过剩的一年。但小编认为,适度的产能过剩有利于市场化竞争,最终存活的是具有品质和成本双重优势的企业。


        光伏产业存在于充分竞争的市场化机制,优胜劣汰伴随全产业发展周期。从多晶硅发展历史分析,2007年前后,多晶硅价格被炒到500美元/公斤以上,随后全国有几百家企业宣布上马多晶硅,当时确实也上马了五十多家,但是寒冬过后,存活下来的仅有7家,这7家万吨以上的多晶硅企业掌握改良西门子法封闭循环技术,在节能降耗、降本提质中发展壮大,成为全球多晶硅市场供应主力。光伏产业有很大的发展潜力,在需求连年高速增长的情况下,供应的增长一定要高于需求的增长,适当的过剩让低端产能退出市场,充分竞争有利于行业进步。


        而且,值得注意的是:各大龙头企业官宣的扩产量并不一定会最终落地,其宣传更多是为了赢得资本市场的青睐,理性的光伏企业会依据市场行情掌握节奏,尤其是单晶硅片和电池端,受高纯多晶硅原料产能不足制约,其产量远没有宣布的产能庞大。综合各大主流厂商公布的扩产数据,预计2017年底,国内单晶硅片产能为35~40吉瓦,而据中信电新测算,其产量仅为25吉瓦左右。


        再以多晶硅方面举例,综合电耗高于80~100度/公斤的产能将逐步退出市场;在长晶端,600公斤以下的老旧铸锭炉、不能满足连续直拉需求的单晶炉将被淘汰;在切片端,落后的砂线切割产能在2018年年中就会完全退出市场,没有能力改造或者来不及改造的单多晶企业很难生存,即使金刚线切割改造完成,但是品质不稳定、工艺不成熟的硅片企业也将面临很大市场压力;在电池组件端,自动化程度低的产线将无法提供高效而低成本的光伏产品。


        综上,虽然光伏行业未来大概率将可能出现结构性产能过剩,但在一定范围内反而能倒推行业良性发展。行业发展到一定程度后,马太效应显现将会进一步助推行业企业优胜劣汰,强者愈强、落后产能将逐步被淘汰。


        全产业链成本快速下降是光伏行业得以高速发展的根本原因,未来金刚线必须紧跟趋势,努力向细线化、高速化方向发展

        中国光伏市场自2013年后呈逐步爆发趋势,每年最终新增装机规模均超年初预期。根据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统计数据,2016年初预测国内光伏新增装机18吉瓦,而实际新增装机34.5吉瓦;2017年初预测国内光伏新增装机20-30吉瓦,而1-9月新增装机已经达到42吉瓦。小编认为产业链成本快速下降是光伏行业得以高速发展的根本原因。据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统计,2007-2017年的8年间,光伏组件的市场价格36元/瓦下降到现在3元/瓦以下,下降了92%;并网光伏系统价格从60元/瓦降到7-8元/瓦,下降了87%;逆变器价格从4元/瓦下降到了0.3元/瓦,下降了92%。近两年光伏组件价格仍保持了30%以上的下降幅度。集邦新能源数据显示,组件价格从2016年初的4元/瓦以上下降到当前的3元/瓦以下区间,多晶组件在2017年初就降到了2.8元/瓦。到2020年,光伏发电价格再下降30%进而实现用电侧平价是有可能的。光伏产业链价格的下降速度远超预期,大幅降低了补贴压力,激发了全球各大市场尤其是发展中国家运用光伏发电的动力,这是光伏装机量每年超预期的最主要原因。


        在硅料端,多晶硅产能扩张速度小于下游扩产速度,供不应求价格攀高的市场现状将不可持续。根据各多晶硅企业公开资料,2018年西部新建产能将逐步释放,大全新能源、新特能源、保利协鑫这些龙头企业都有累计超过10万吨的优质产能扩张计划。如保利协鑫转移新疆的基地已经开工建设,明年下半年陆续建成投产,其成本做到全球最低。产能转移后徐州基地剩余产能为自备电厂低电价全部覆盖,成本低于所有非西部低电价地区产能,再加上其低电耗硅烷流化床法颗粒硅即将量产,多晶硅价格预计会在2018年底有大幅下降。另外,在长晶端,多晶铸锭在不购置新设备的情况下,G7铸锭炉改G8将提升30%的产能,并通过热场改造优化晶体结构进一步提升效率;直拉单晶方面,CCz连续直拉单晶技术和铸锭单晶技术将得到进一步发展和应用。在切片端,金刚线切割在多晶领域的普及降低30%的综合成本,金刚线线径、价格还有进一步下降趋势,金刚线切割+黑硅+PERC把多晶效率提升至20.5%。在电池组件端,HJT、IBC、MWT、半片技术、叠瓦技术等新技术的应用将提升组件功率。全产业链各环节降本增效技术红利充分释放,将带来终端产品价格的持续下降。据中信电新分析,2019年底光伏度电成本有望达到0.4元/度。


        综上,如果不能持续降低度电成本,产业将会失去生命力。光伏实现发电侧平价后将摆脱补贴,各个环节充分竞争,没有品质和成本优势的制造企业将会出局,最终生存下来的是制造端龙头企业和具有创新商业模式的小微配套服务企业。而针对金刚线来说,随着多晶铸锭晶体硬质点的减少,金刚线强度的增加,单多晶切割将共同迈向细线化:2017年单晶主流线径65μm,多晶70μm;2018年单晶60μm,多晶65μm,到2020年,单、多晶均可以用50μm的金刚线。


          在全球范围内,光伏行业贸易壁垒影响式微,新兴市场需求上涨

        研究机构GTM报告指出,2017年全球8个国家光伏装机量超过1吉瓦,而到2018年底将会增加到13个。


        欧洲光伏市场逐步萎缩:受经济不景气影响,欧盟各主要成员国大幅削减补贴,以价格承诺机制约束的贸易保护制约光伏发展。集邦新能源数据显示,欧盟光伏新增装机容量从2012年的16.5吉瓦,2013年的10吉瓦,2014年、2015年的7吉瓦,下降到2016年约6.7吉瓦,逐年下降。虽然2017年9月欧盟调整最低进口限价(MIP),从10月开始MIP逐步降低,但是价格仍然高出市场价30%以上。中国大部分主要光伏企业已经退出价格承诺协议,主要以第三地产能出口欧洲。欧洲市场规模小,加上中国企业有规避措施,其贸易政策对中国光伏出口几无影响。


        美国“201”条款对行业整体影响有限:美国政府9月22日作出了损害裁定,对所有进口到美国的光伏产品发起“201”调查,时近年末,我们判断”201”最后的判决肯定对包括中国光伏在内的非美国产品不利。但是美国市场明年上半年的需求已经在今年下半年突击进口美国境内,明年下半年以后的需求取决于美国各洲光伏发电市场的走向。在中国光伏五年来强有力的打压之下,美国本土的太阳能电池、组件企业已存活不多,已破产的Suniva和Solarworld,还剩SolarCity、SunPower、Firstsolar等往电站应用投资端转移,已经不具备光伏产品制造竞争力。短期来说其他国家产能无法满足美国需求,那么收重税意味着光伏组件的采购只能提高价格,对于美国光伏产业发展是严重打击。我们认为,“201”调查对于中国光伏产业的影响和上一次“双反”已经不可同日而语。根据中信电新预测,美国明年装机量减半为6吉瓦,明年全球装机总量在110吉瓦,下滑约5%,美国市场动荡对总体需求影响有限。


        印度光伏制造产业链薄弱仍需中国光伏原料产品:根据中国光伏行业协会数据,印度已经取代日本成为全球第三大市场及我国最大的光伏产品出口国,2017年1-8月出口额占比28.3%,2017年度光伏装机预计会达到9-10吉瓦。受严重的雾霾影响,印度宣布了庞大的清洁能源推进计划,但是印度光伏制造产业链不完整,短期内仍严重依赖中国进口。2017年7月,印度商工部发布公告,对自中国大陆、台湾地区以及马来西亚进口的光伏电池及组件发起反倾销调查。印度市场的发展离不开高性价比且产能充足的中国光伏产品,尤其是占据全球产能9成的硅片产品,所以硅片不在反倾销调查的目录里。不过阿特斯、协鑫、晶澳等多家光伏龙头宣布和印度企业合作推动光伏产品制造在印度落地。


        新兴市场爆发出口增量超出传统市场下滑:根据中国光伏行业协会公布数据,2017年1-8月硅片出口量同比增加23.4%,集中在中国台湾、马来西亚、泰国、越南、韩国,这5个国家出口额占比超90%;电池片出口量同比增加39.1%,市场主要在巴西、印度、韩国等国家;组件出口量同比增加33.6%,出口欧美日成熟市场趋于稳定,东南亚、中东、南美等新兴市场逐步扩大。


        综上,可以看到,中国全产业链光伏产品出口主力已经变为新兴市场,欧美贸易壁垒已经影响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