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富比博文】「苏富比钻石」全新钻饰系列广告

苏富比拍卖行 2019-01-16 22:21:40


埃里克·马迪甘·赫克(Erik Madigan Heck)以绘画的独特感性摄下作品,作品色彩饱满,不时援引艺史典故,既是屹立于时间的不朽经典,亦具未来触觉,作品美感力臻完美。赫克的作品深具高雅艺术品味,浑然天成,无怪乎「蘇富比钻石」与这位纽约摄影师合作拍摄全新钻饰系列广告。


赫克曾为《W》至《纽约时报杂志》等各类报刊拍摄,亦曾与范伦铁诺(Valentino)、古驰(Gucci)、Comme des Garçons等时装巨擘及宝马(BMW)等国际知名品牌合作,更于今春推出首部摄影专集,崭露头角,而是次与蘇富比合作,将赫克的事业更推上一层楼。Mariko Finch与赫克进行访谈,讨论其创作轨迹,更披露其伦敦蘇富比展售会详情,以及与「蘇富比钻石」的合作计划。



您的摄影风格是否要展现绘画的魔力?

我绘画很差,所以一向希望藉摄影来绘画,但我一向喜爱绘画甚于摄影。每当我谈及自己喜爱绘画,人们往往以为我喜欢绘画的成果,但我更享受当中过程:我拍下照片后,有时会花数个星期层层堆栈颜色,就如在画布上堆栈油彩一样。


您是何时接触摄影的?

我在十四岁时开始接触摄影。我母亲是画家,她给我买了一部相机,每周都带我出去拍照。一开始时,拍照是件苦差事,后来有天我却悟出个中意义,自此我就以成为摄影师为目标。我虽然主修政治科学及哲学而非摄影,但我的路向一直都是清晰的。



哪位艺术家或艺术运动与您最有共鸣?

我自小沉浸在艺术中,父母不时带我到博物馆参观。我母亲偏爱印象派,对爱德华·维亚尔、埃德加·德加、纳比派等艺术家甚为钟爱。我摄影并不是要仿制画作,但我的作品仍隐约透露我的品味偏好。我既从彼得·多伊格、格哈德·里希特等当代画家取材,亦有参照十六世纪的佛兰芒肖像画,灵感来自四面八方,因此作品看似有古怪混杂之感。


你觉得自己是摄影师还是艺术家?

我认为摄影师与艺术家之间的分野在于创作意图。我好友克里斯托弗·安德森(Christopher Anderson)是真正的摄影师:他天天出外拍摄,一拍就是一整天。另外也有五年磨一剑的摄影艺术家。我认为自己正处于摄影师与摄影艺术家两者之间,因为我并不以摄影师模式思考。当你认定自己是摄影艺术家,则多数的作品均需基于心中意念而生,而我在真正拿起相机拍摄作品前,均是经过长时间深思熟虑的。



您如何拍出如此鼓动人心的作品?

我的棚内作品都是经过详细策划的:由布置场景至拍摄成品都是由我一手策划的。至于外景作品,我先出外拍摄,之后再处理后制效果,把颜色层层堆栈至满意为止,正是这些颜色,使室内室外作品融合为一。


您的棚内作品中不乏花草树木,为什么?

从小开始,我所喜爱的大部份作品都是以风景为主的。今日摄影作品冷漠犬儒者甚众,未能以同情共感的眼光观照世界,探索美感、揭示人与自然关系的作品甚少,但我觉得这些才最重要的元素,且对时装摄影尤其重要。



您是如何与蘇富比钻石展开合作的?

 

2016年10月,我为《英国版时尚芭莎(Harper's Bazaar UK)》拍摄,模特儿克丝汀·欧文(Kirsten Owen)的侧脸仿如十六世纪早期肖像画,我相信正是因这幅作品而获得蘇富比钻石青睐。为蘇富比钻石拍摄广告,作品须援引艺术史上不同时期的典故。例如穿金色衣裙的女子一作,采用西洋古典油画的构图,并以崭新视角重诠其美学传统呈现观者眼前。是次合作共包括三个不同钻饰系列,当中既有印象派风格、色彩洋溢的照片,亦有较具古典肖像之仪态的作品。珠宝是每幅作品的重心,故作品构思皆是围绕珠宝本身。



可否谈谈伦敦蘇富比展览的情况?

最近我与Thames & Hudson and Abrams合作,推出摄影集《古典的未来(Old Future)》,收录横跨十年的创作成果,是次展览将展出当中的精选作品,我仅以色彩选择作品。能在蘇富比举办展览实在令我振奋,而且我的作品与艺术史关系密切,与蘇富比一拍即合。如果是次合作本身就是一项概念艺术计划,蘇富比实在是合适不过的场地。


Mariko Finch 为蘇富比资深撰稿人。